• 首页 > 苗木新闻
    苗木新闻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夹] [关闭窗口]


    原标题:倒春寒+大小年+种植减少 致今秋苹果身价大涨  来源:半岛都市报  作者:王永端

    制图/张怀博

    文/图 半岛记者 王永端

    眼下正是苹果大量上市的重要季节,然而岛城市民却发现往年市场价5~6元/斤的苹果,今年却卖到了8~9元/斤。在经历了先前连续4年苹果价格的冰霜期后,今年苹果价为何突然高涨?高涨的苹果价下,摘下的苹果是“囤”是“售”?为避免价格大涨“囤积”苹果可能产生的风险,往年以“囤”为主的一些专业合作社今年不得不出新招:为果农代存,以未来“同甘共苦”。

    今秋苹果身价大涨

    “往年1斤苹果的市场售价三四元钱,今年最普通的也得五六块钱以上,大的能八九块。”市民向本报记者直言,“一个苹果就得花五六块钱。”

    半岛记者在青岛一些超市和农贸市场调查发现,80以上(横切面直径是80mm)的苹果,其零售价几乎都达到了8元~9元/斤的价格。“今年苹果批发价太高了。”浮山后埠西农贸市场的一名商贩告诉记者。

    而在一家超市,超市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以70苹果为例,今年买一个苹果的价格,在往年可以买到两个苹果,甚至两个可能还多。

    数年来,一到这个季节,一直吃着便宜的苹果,今年苹果价格的飞涨,对于生活在城里的市民而言,显然成谜。“往年20元钱能买大半袋子80以下的苹果,今年50元也未必能买下。”市场上一名买苹果的老人告诉记者。

    是什么导致苹果价格今年暴涨?

    10月31日的斜阳里,莱西市河头店镇东大寨村的果农王春苹,正将从枝头摘下的苹果一个个从篮子里拿出来,放到苹果树下堆成一堆。

    “我家总共种了4亩地的果树,今年大约摘4万个苹果。”王春苹告诉半岛记者,如果一个苹果按平均3两半计算,今年这1.4万斤苹果按照通果价格卖,毛收入大约为4.8万元。“往年也就是毛收入2.6万元。”说这话时,王春苹笑起来,“今年苹果价格大涨,想不到。”

    “今年春天,孩子他爸还说若是秋天苹果再不赚钱,就准备砍一部分树。”王春苹告诉记者。

    “今年赚钱了,苹果树就不能再砍了。”在一旁的东大寨果蔬专业合作社社长王保成赶忙递进一句,“苹果价格若都像今年就好了。”

    而在我国苹果主要产区之一的淄博市沂源县,中庄镇果农田立学告诉记者,今年苹果通卖的价格平均1斤要比往年高出1.5元,作为当地苹果种植大户的他,今年要比去年至少多收入4万元。

    同样的惊喜也让东大寨村果农老孙尝到了价格大涨带来的甜头。老孙说,今年他摘下的最大的苹果卖到了5.5元/斤,而往年只有3.3元/斤,1斤苹果就多卖2.2元钱。

    “有些大苹果接近1斤重,”老王反问记者,“每个大苹果今年多卖2元钱,你说高兴不高兴?”

    老王今年第一次在自家果园里试验种植了无套袋苹果,整个过程是在青岛市农业大学教授和莱西市农业局果树专家的指导下完成的,无套袋苹果个大、色泽鲜艳,甜度高,最大的苹果超过了1斤重。

    这样的无套袋苹果早在20天前就有青岛市民组团,专门从青岛赶到东大寨采摘、品尝和购买。

    在东大寨村不远的招远市毕郭镇,果农公林新说,再有两天他的3万斤苹果将全部下树,而在去年仅卖到2.9元/斤的80(横切面直径是80mm)以上的苹果,今年卖到了5.5元/斤。“价格上涨了近一半。”他说。

    苹果价格上涨的行情不光发生在山东。在离山东遥远的陕西省延安市洛川县,处于该县的国家级洛川苹果批发市场的主要负责人告诉半岛记者,当地今年80以上的红富士苹果批发价格也由往年2.8元/斤,涨到了5.5元/斤。

    当“大小年”遇上倒春寒

    苹果价格,为何今年突涨?

    “苹果涨价,是因为树上坐果率少了。”淄博市沂源县中庄镇果农田立学告诉记者,同样大的果树去年坐果300个,今年顶多也就是坐果220个。

    为什么去年是300个,今年是220个呢?种植了16年苹果树的田立学说,苹果树也分大小年,去年是苹果的大年,大年坐果率高,到了今年坐果率一定会降低。大小年的情况,往往是一年一更替,而这个更替是大面积的。

    “今年遇上了小年,坐果率少,使得苹果大面积减产。”田立学表示。田立学的观点,在青岛莱西王春苹的果园里得到了印证。

    “去年这棵苹果树的枝头,挂满了苹果,今年稀稀疏疏的。”王春苹说,“去年结多了,累着它了,今年休息过来,明年一定又挂满枝头。”

    难道仅仅是“大小年”,就能影响苹果的价格吗?

    “‘大小年’所致的苹果减产,并不能从根本上影响到苹果价格的高涨。”王保成说,今年苹果价格的高涨,除了“大小年”之外,还取决于青岛外围一些地方的倒春寒。

    “青岛今年基本上没有倒春寒。”王保成说,“但在威海、烟台的局地受到了倒春寒的影响。”

    “倒春寒,让苹果花受冻致死,使得坐果率降低。”王保成表示,外地苹果大面积减产,势必影响青岛本地以及青岛以外地区苹果的价格。

    倒春寒的灾情,同样在我国西部的一些苹果主要产区发生。陕西洛川,人称“苹果之乡”。这里出产的苹果,素以色、香、味俱佳著称。洛川县被列为中国苹果外销的重要生产基地之一,该地苹果价格一定程度上被视为中国苹果价格的风向标。

    洛川苹果批发市场的一名负责人告诉半岛记者,今年春天苹果开花时,延安发生了多年不遇的倒春寒,当地苹果的坐果率损失严重,“一亩地能减产三分之一”。

    而甘肃的果农也向半岛记者表示,当地果树今年也受了倒春寒的影响,使得产量减产。

    “不可否认,倒春寒和‘大小年’的碰头,使苹果减产导致苹果价格涨价。”王保成认为,除了上述两点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苹果种植数量的急剧减少。

    王保成在成立合作社之前,也有着多年的苹果树种植经验。“从2014年到现在,苹果连续4年不值钱。”王保成说,“苹果价格的连年跳水,让果农付出了经济代价。”

    以莱西某村为例,2000年前后是种植果树的最鼎盛时期,当时全村果树的种植总面积一度达到1500亩,而眼下却只剩了600亩。这600亩果树的种植和管理人员的平均年龄为60周岁。

    “老年人管理苹果越来越吃力,年轻人又不愿意种植。”王保成说,“苹果价格的跳水,让一些果农自行砍伐果树。”苹果树的减少致使产量减少,苹果价格自然也就上涨了。

    创新经营“同甘共苦”

    近年来因行情不景气,致使苹果树被砍伐事例,在各地时有发生。

    以山东中部某苹果重要产区的一村为例,早在2010年前,这个村的苹果种植户一度达到了15户,而当前只剩了仅8户,其他7户的果树全都砍伐。“苹果卖不出去,忙一年甚至不赚钱。”这个产区的一名果农告诉记者。

    面对苹果卖不了出不去的实情,连续三四年该地政府不得不采取种种办法为农民推销。“政府的公务员成果农的代言人。”当地一名公务员告诉记者。

    苹果的连年滞销和价格冰霜期,产生了大量收购囤积苹果次年再向我国南方或国外销售的合作社。

    半岛记者在平度、莱西等地采访时,一些合作社负责人直言,往年这个时候遍地都是忙着运输、囤积苹果的场景,今年这样的场景淡了,绝大多数果农的苹果刚一下树就销售了。

    “今年苹果价格太高,不敢收购囤积。”平度一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告诉记者,“万一明年春天再来一场价格大跌,那就赔惨了。”

    这名负责人同时表示,尽管当前价格多年来少有,但明年的价格走向难以预料。

    这样的担心,同样发生在莱西市。以社长王保成主导的合作社为例,当下其冷库内总共收购囤积了8万斤苹果,而往年这个时候囤积苹果将超过20万斤。

    “苹果涨价对果农是好事,但过多的囤积可能产生高风险性。”王保成坦言,“囤积过多,一旦来春降价,损失将惨重。”

    今年高涨的苹果价格,掩饰不住果农的喜悦。为避免价格大涨“囤积”苹果可能产生的高风险,往年以“囤”为主的一些专业合作社今年不得不出“为果农代存”的新招,以待明春“同甘共苦”,赚了同赚,亏了同亏。

    河北省晋州市利民苗木繁育中心|版权所有
    主营:梨树苗,石富短枝苹果苗
    董事长:贾壮起
    手机号:13785202459 15831967654
    总经理:贾勇勇
    手机号:13785411875
    Q Q:397085231
    Q Q:17259440
    农业银行:6228480632605669415
    邮政银行:601222004201303666
    农村信用社:6210210030200008292
    地 址:河北省晋州市总十庄镇王石碑庄村